首页 今日头条正文

《歌手2019》,算是互联网时代音乐台综节目的领头羊了。高起点,高定位、高品质、高收视率——这是音乐迷们的普遍认可,也有实打实的数据支持。但是,从时代的纵切面来看,《歌手》注定了必然是要遭遇自己的“滑铁卢”。按互联网时代、移动端时代人们的主动收视习惯、时间的被动消费习惯、注意力外国同性恋的被动分散习惯等综合指数预测,这“滑铁卢”至少在2017年就当到来。之所以挺到2019年才明显遭遇收视率危机,孟州汤文胜只能说是以总导演洪啸为代表的节目组团队的集体“血拼”——是真的把能抽的一切心血全部抽干来为《歌手》注血。这就像是同样明知病危而无救的人,有的能再活三五年而有的一两天就挂掉了一样,之所以有这区别,是血缘至亲愿不愿倾家荡产为他续命罢了。

倾家荡产,也只是续命,而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亡”这个必然结局——为什么《歌手》遭遇“滑铁卢”叫做必然?这“必然”又该如何逆势破局?

“这样的节目我也不会看!”

先来分析第一个问题:为什么《歌手》遭遇“滑铁卢”叫做必然?原因有四个:

1、时代大势

网综冲击下的电视综艺节目大萧条,是时代大势;正如同滴滴打车、网约车、私家车对传统道路客运龙头老大企业的市场冲击一样。而《歌手》,恰恰踩在了时代综艺化节目的迭代的节点上,遭遇“滑铁卢”是必须的——但是,时代不论怎么变化,音乐类节目永远不是最坏的行业,只能说是有最坏的节目。

2、受众分流

随着互联网时代、移动端时代、5G时代的集群式轰炸,各具特色、各有受众的小众音乐资源从“音乐受众”这个“大蛋糕”上东剐一刀、西蹭一刀,你咬一口、我咬一口……猛虎尚且怕群狼,何况音乐节目本就不是老少皆宜、男女通吃的,有些不喜欢歌的就是不喜欢,就算你能唱出颜如玉来他也不喜欢(能唱出黄金屋另当别论),原本就是“小众群体”的这些“音乐受众”之甜美可口,谁不想来分上一口?被“互联网综艺视频+市场需要”这群呼啸而来、穷凶极恶的饿狼们瓜分,忠诚到不死不悔的能有几何?打酱油路过的酱油打完该干嘛干嘛,“收视率”不降反升?做梦呢吧?

应该要有:引领性!

3、资源枯竭

《歌手》资源枯竭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歌手,二是歌曲。

先说歌手。能唱的、唱得好的、名气大的、自带流量的,就那么些人。

这些音乐界泰斗、能人,国内的国外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歌手》用尽一切法子和筹码将能请的都请来,然后大家轮番来一遍,然后呢?

然后,这些人使尽浑身解数轮番再来一遍?好像叫座率不那么好使了?!

那就在这模式化窠臼里再加点新鲜元素?比如踢馆、互动什么的——你往即将枯竭的大池塘里加一碗水,能阻止它的枯竭大势么?就算加100缸水进去也顶多延续七八分钟的枯竭徐永进寿数罢了。

再说歌曲,好听的、好看的、能勾动人心和回忆的,就那么些歌儿。一成熟两成熟三成熟四成熟五成熟六成熟七成熟八成熟九成熟全熟、生煎熟煎翻过来倒过去的煎,能彻底颠覆它是牛排的本质么?一男一女热血沸腾海誓山盟相约白首,没两三天还闹离婚呢,更何况同一首歌被同一个人或同一群人听上十遍八遍一千遍——最初花样翻新时候瞧着新奇,很快就会犯恶心:“我记忆里的那些美好呢?”不麻利地抛弃你等啥?等着被你虐千遍啊?

它不给人:新意!

4、把受众当傻子

音乐节目是干什么勾当的?音乐不是农民种地,就算是农民种地也讲究个奉献和情怀呢,明明收成比投入少得多的多,还年年一滴汗水摔八瓣的投人投钱继续种。

音乐节目是干什么勾当的?音乐干的是关于灵魂的事儿!

可是呢,咱守着屏幕等了半天,好歌没见,倒等来歌手们你一言我一语时长超过两分钟大串大串的“拼多多”广告语……这是恶心人呢还是恶心人呢?

好节目得有钱撑着才行,这是常识,乐迷们都理解。但作为一档领头羊式的音乐品牌节目,这么硬来硬干,就太傻了!

音乐节目啊,先是“音乐”其次才是节目,就算是要打广告拉赞助,咱能不能别干得这么寒伧这么恶俗?咱不是标榜原创型儿么?咱能不能高水准的弄个原创版音乐?从词到曲精心为“拼多多”或别的羊奶啊、猪皮膏药啊什么的搞个又喜又乐又赚人气的歌曲?

然后,在每期高起点,高定位、高品质的音乐中,来上这么一首超级可乐的“烧烤串串街边摊”,照样卖好又叫座不是?可以放在节目最后,有闲时间要杀的受众继续守、顺便得点商家的赞助小红包小优惠什么的;没闲时间的忠诚音乐粉直接潇洒走人,岂皆大欢喜?

或者,每隔几期阳春白雪的音乐节目之后集中来一次“原创企业品牌歌曲”大放送,也是会赚得流油好不好?

中肯又诚恳地说:任何既想要赚足受众们的时间、流量、注意力又想把受众们当傻子的节目……呵呵,早死早超生。赚钱也是讲“道”的好不好?一谓之短视道,有一期赚一期,第二期死了就不赚了。二谓之长远道,品牌先立起来,然后围绕核衣冠禽兽凝玉心品牌再折腾点短平快的赚钱路子,而核心品牌的纯洁性,永远不容玷污!股神巴菲特咋活成“股神”的?唯“价值+耐心”尔。

它不给人:刺激!(它用恶俗广告“刺激”人)

再来看第二个问题王坪吧:这个“必然”应当如何逆势破局?也从四个方面来说。

1、音乐当是反应时代大势的最强音

任何艺术门类,在一个高速迁变的时代,都当是时代最强音,尤其是音乐。

文学要借助于文字,绘画要借助于颜料,舞蹈要借助于肢体,书法要借助于笔墨……唯有歌曲,那些或汹涌澎湃或玉净月明的节奏、韵律、情感不需要借助任何东西就可以直抵人的灵魂。

横面看整个地球的任何国度,纵面看本国泱泱史河,哪一个时代或辉煌或哀微的变迁不是由歌曲最先吟颂或表现的?

尤其是当下的中国,四五十年代那些振奋人心、激昂士气、提升精气神儿的歌曲正慢慢被时代潮流所淹没,正如同当初的拖地大喇叭裤被如今的鸡qin腿b裤所替代、当初的怀旧小四合院被如今清一色白墙白面白屋顶的白色小康村所替代一样。而歌曲作为一个最能直接抵达灵魂的艺术品类,没有一点身为时代先锋者、引领者的自觉意识,只一味跟在“市场先生”屁股后头摸食儿吃seednet,不尴尬才怪——这就像股市里的韭菜们,没有独属于自己的“先人一步”的能力圈,不被割才叫奇迹。

音乐综艺节目也罢,其他传统综艺节目也罢,其正确的打开姿势如果是踩准时代脉动的节点——那么,这将是音乐最好的时代!

何谓时代脉动的节点?

那些生活在离群众生活最近处、离时代精神最近处的人们是怎么做的?他们唱的不够好、跳的不够好,他们没资格上大舞台唱着跳着给亿万人看,但他们去福利院教导障碍儿童学着唱、学着跳,去田间地头教村庄里的人们学着唱、学着跳!他们的教,不是扎个姿势拍个照片上个新闻就完事儿,他们一教就是两年三年、八年十年。福利院和村庄里没有乐器怎么办?自己以微薄薪水省吃俭用攒一点是一点,然后一群喜欢音乐的人你凑一点我一点,再然后今年购一样儿、明年添一样儿,慢慢给福利院的儿童们置办齐全,给村庄里的老少爷儿们置办齐全。当那些孩子们唐念初身着崭新的衣裳、化着漂亮的面妆从舞台上慢慢爬到中央,努力地抬起美丽的小脸一板一腔幸福又深情的歌唱……小小教室里,台下的老师、家长和极少数的观众一个个泪流满面,他们说,“孩子们从不曾想到自己会拥朴贤瑞有这么样了不起的风光!”

还有精准失贫,那些当了一辈子官儿却又在土里刨食儿一辈子的老支书、老乡长们是怎么做的?他们带领着向往好日子的人们,一年又一年披星戴月流汗流血不流泪,为挖通一条可以造福后世的水渠一镢头一铁锨地整整干上三十年……何谓时代脉动的节点?

绝不是垒起高高的壁垒然后自己在小圈子里自嗨,而是拆除壁垒、放下陈规、破开模式从而真正打开心门,把老百姓装进去、把人民生活装进去、把时代精神装进去——这绝不是瞎唱高调!

我一个无职无权小老百姓有什么瞎唱高调的必要?一升不了官,二发不财,就只是摸着良心说点良心话罢了。当然,这既是普通人的良心话,更是任何艺术最终能够经得住时间打磨、经得起市场考验的唯一生存之道。

歌手只有“颠覆”自己,《歌手》才能嫣然回春

2、音乐“受众分流”将是音乐人真正能够“怒放自我"的福音书

前文提到音乐受众分流是《歌手》节目收视率持续下滑的原因之一,确然如此。

但是,剑有双锋,币有两面。音乐受众群体的细化分流,何尝不是大牌音乐人“怒放自我”的福音书——一辈子只唱一类调、只守一类歌、只演一类人,不可惜么?不遗憾么?

成名太久已经被“名气”固化成“套中人”的歌手或音乐人,该是到放下“已有”和“既有”的时候了!

每个歌手和音乐人的审美不同、气质不同、喜好不同,艺术上的见解与追求也不同;同样道理,受众也是一样。每一个音乐人都能够尽情绽放自己无论多么“出格”的个性和无论多么“诡异”的才情,不论表现得有多么higt或是多么out,永远都会有一批受众发自灵魂地共鸣着、热爱着,这得是多么幸运!这也是双方都能够共同受益、共铸灵魂的最了不起的“自我颠覆”与“自我怒放”!

好歌曲:精气神儿才是良心!

3、歌手与《歌手》的资源枯竭问题,要走出“荞麦棱儿里”才能解决蛤蛤蛤

“你又不是活在荞麦棱儿里,咋连这儿都不知道?”这是西北的一句村语,一般是大人拿来嗔怪小孩子的,即所谓爱之深责之切。

“歌手”走出困局的突破之道,在以上这个小节里讲过(音乐受众分流将是音乐人真正能够怒放自我的福音书),就不过多赘述了。正如同第十期中龚琳娜一举夺魁是必然的一样,这是抖音快手之流中动不动点击过百万千万的小鲜肉歌手与真正艺术家的区别,也正是广场舞大妈与大师级、国宝级艺术家杨丽萍的区别——永远的领头羊,永远走在“李振威营口颠覆”自己的路上,不论于歌手还是《歌手》,都一样。

咱重点看看《歌手》走出困局、嫣然回春的破局之道。

我一直强调说杭州尚艾精品酒店《歌手》遭遇“滑铁卢”是必然。但大势只是其中一个方面,真正卡住《歌手》活路的,是《歌手》自己的定位问题。

相机刚刚出现的时候,有人预言说,“绘画要消亡!”结岩本彻三果呢?从极少数人或机构才能拥有的成本极昂贵的胶卷相机fuliweb,到基本大众化的低成本数码相机,再到完全零成污文本老少皆宜人人可拍的手机相机,绘画消亡了吗?没有!不仅没有,江山代有人才出,更精品的画家和他们的画正在更精彩地共筑时代最强音、更鲜活地再现山河日电磁除铁器ccscd更新。

《歌手》也一伦理第一页样,时代大势固然是一个方面,但《歌手》以“人癍痧”定“歌”的定位本身,就是给自己挖下的大坑,迟早要把自己亲手埋掉的。

什么叫以“人”定“歌”?《歌手》的定位私房话是:这个音搅舌乐综艺大舞台就在这古拉琪艾丝儿啦,资格足够的你们带着最拿手的歌快来攒人气啦——这样的定位,《歌手》就相当于一口锅,而那些勇敢而来的新手或老手们不管背后动机或理由是什么,只要本人份量足够,就可以入场啦。至于入场的人带了什么歌,这个嘛,当然是什么歌攒人气就带什么歌呗。看起来好像蛮有道理,但正是这个表象的“有道理”,才把《歌手》推向了举步维艰的地步。

与以“人”定“歌”相对应的,应当叫做以“歌”定“人”。

何为以“歌”定“人”?《歌手》的定位私房话应当是这样的:这个音乐综艺大舞台本期要拼“怀旧翻唱”啦,谁有压箱底宝贝的新创新赶紧来献吧——下一期可以是“精准扶贫”,再下一期可以是“儒道精神”,下下一期可以是“田间地头”。舞台的灯光音效设计、歌手的服装动作表演等等都很重要,可是音乐人和音乐没有接轨于时代的、触碰于“灵魂”的东西就只靠着表面形式的好看又能顶得几场用?

简短概括,以“歌”定“人”,《歌手》是主场,是主人,客得随主愿;以“人”定“歌”则不同,歌手们既是主人又是客人,而《歌手》只是个租场子的出租方罢了。

打个比方,以“人”定“歌”,就像是我今天要举办一场大型讲座,租用了平凉人民大剧院,大剧院顺便连灯光、音响及主持人都提供了,而我只需要上台讲课,讲毕后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儿云彩。而平凉人民大剧院继续等待下一个租客,而不论那个租客是谁——《歌手》比这个还惨。平凉人民大剧院是要收了我的钱才让我在它的场子上讲课;而《歌手》是要给众多又是主人又是客人的歌手们掏大价钱人家才肯来,来了就是给足你脸面。

而以“歌”定“人”,就是平凉市文化大讲堂,它朝社会上喊话,“我这里要面向全体市民举办一场传统文化与本埠非物质文化遗产大讲堂,你们谁有能力主讲谁来上哦!有钱有人气!”

于是,许多如我一样有兴趣也有点小能力的人就踊跃报名啦,总共有七人报名,但这个主题大讲堂需要的主讲人只有一名。于是这七人分别提供课件给主办方进行第一轮筛选,更切合主题的两人留下;然后现场试讲、比拼、打分,最后我胜出了。于是我就在那个内在附加价值倍儿棒的大讲堂上很风光地来了一场——而这,才是《歌手》作为一个音乐综艺节目领头羊必须有的前瞻意识及引领者风范:制定规则,由“我”主导!

他说:逼出隐藏潜能!

4、把“受众当傻子”这条前文一并解决了,不再赘述。

“要让我感受到新的东西,要能给我带来刺激,要能让我有进步!”龚琳娜开片前那句万金难求的、发自肺腑的婴儿湿疹,排卵期症状,双眼皮埋线中肯之声,何尝不是千千万万地大众乐迷们的心声与期盼?

“怀旧”对于整个社会来说,确实是一个永恒的主题。但是,“怀旧”永远不是时代的最强音!“怀旧”就是挽留池塘枯竭之势的那几滴水而已。顺应时代新变化、抓准民众新生活,激发音乐新潜能、制定音乐新规则,原创基层好新声音、创造《歌手》新出路,才是一个综艺音乐龙头大哥应有的范儿!

有人说,工业革命时代结束了农耕时代,互联网时代结束了工业革命时代,而人机交互的时代将终结互联网时代。我本人私心里希望,哪怕是人机交互时代已经到来,《歌手》也能够永远有定位、有迭代、有灵魂,永远是无可替代的、传唱时代最强音的、永不凋蔽的龙头大哥!

这一瞬间:小仙女下凡尘的心悸、圣洁与无辜、怆然


祁云:擅散文,善评论。专注于家庭教育、写作辅导、大语文教学探索及传统经典阅读推广。

原创版权: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qiqi-0933)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